首页++原创财经 > 正文


白糖期货《摇滚学校》很“燃”




音乐剧大师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全新力作来了!百老汇原版“燃系”音乐剧《摇滚学校》将登陆大剧院。男女主角和一群超乎的孩子们将带来一场超乎想象的表演。

音乐剧《摇滚学校》改编自2003年理查德·林克莱特执导、杰克·布莱克主演的同名派拉蒙电影。《摇滚学校》由韦伯亲自操刀作曲。作为作曲家和制作人,他的作品《猫》《剧院魅影》等为他赢得了无数大奖。2018年,他更是被托尼奖授予终身成就奖。此外更有多位音乐剧大师倾力加盟本剧:《修女也疯狂》作词人格伦·斯莱特,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获得者、电视剧《唐顿庄园》编剧朱利安·费罗斯,以及百老汇音乐剧《悲惨世界》(百老汇2014版联合导演)、《歌剧魅影》(多国巡演)的导演劳伦斯·康纳。

在音乐剧《摇滚学校》的舞台上,你将看到史上最“重量级”的主角杜威·费恩。这位年过30的普通大叔怀揣着一个摇滚巨星梦,可是现实却十分惨痛:被乐队踢出、被工作的唱片店辞退、被好友女朋友催缴房租……某天,他接到一所私立初中的代课电话,他决定假扮朋友去学校工作。然而杜威可没打算教孩子们代数运算,“这些孩子应该学习成为有史以来最牛的摇滚乐队!”在一个保守校长和一群望子成龙的家长的眼皮底下,他们能否赢得摇滚大赛?

《摇滚学校》成功地将各类戏剧冲突——追梦路上的不顺遂,来自社会、家长的压力等——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加上在摇滚乐放肆的化学作用下,与观众形成强烈共鸣。

韦伯为《摇滚学校》创作了12首原创曲目,加入了流行摇滚曲风,令该剧于2015年在百老汇一亮相便赢得了普遍好评,掀起观看热潮,被认为“唤醒了摇滚的力量”“热烈又诙谐,还带着点掀翻屋顶的狂野”。

这场震撼人心的演出非常“燃”。2017年,《摇滚学校》前往伦敦西区演出,亦收获赞誉无数。该剧于2016年获得托尼奖、剧评人奖、百老汇观众选择奖等多项奖项提名,2017年荣获奥利弗奖最佳音乐成就奖。

4月19日~21日

4月23日~28日

周二至周五 19:30

周六、周日 14:30、19:30

股票配资首选广州浙嘉 原版音乐剧《摇滚学校》

地址:广州大剧院

紧凑的剧情、动听的歌曲、幽默的对白、嗨翻舞台的唱跳表演……每一个环节都是生动而丰富的。这部音乐剧最大的亮点是完全释放了孩子们的能量。剧末最后几首歌,所有的乐队成员都会站起来给孩子鼓掌,整场演出观众听到的乐声都来自孩子们实时的演出。

富士康A股首秀:老板身家490亿成台湾首富 员工月薪七千


上市前夕,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表达了自己对工业互联网的看好,他表示,“我已经捐赠了个人90%的财富,已经不是为钱财工作了,但是现在每天还工作16个小时。”

3月29日晚,工业富联公布了上市后的首份财报。

财报显示,工业富联实现营收4153.78亿元,同比增加17.16%;实现169.02亿元,同比增加6.52%;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20.06亿元,同比大幅增加158.47%。基本每股收益为0.9元。

员工年薪8万4,创始人登顶台湾首富

2018年6月8日,工业富联正式在上交所成功上市并募集资金267.16亿元。所募集资金拟主要聚焦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 5G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产能扩建八个部分进行投资。

上市前夕,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表达了自己对工业互联网的看好,他表示,“我已经捐赠了个人90%的财富,已经不是为钱财工作了,但是现在每天还工作16个小时。”

彼时,工业富联创造了36天快速“过会”的记录,还因工业互联网的概念,而备受追捧,初步询价时申购更是超560倍。上市当天,工业富联以发行价13.77元登陆A股,当天大涨44.01%,随后连续收获了三个涨停板,股价直升至23.99元。

如此涨势并没有维持多久,4个月后的10月8日,工业富联盘中一度触底,最低价仅为13.71元,当天报收13.72元,股价首次破发。截至2019年3月29日收盘,工业富联报收14.75元,股价较之前有所回升,总市值为2905亿元。

股价的增长,直接刺激着工业富联背后老板郭台铭。此前,郭台铭身家因鸿海股价重挫而严重缩水,随着工业富联在A股上市,郭台铭的身家逐渐被拉回。《福布斯2018全球富豪榜》榜单中,郭台铭再度以身家73亿美元(约490亿元)重回台湾首富宝座,这背后,工业富联功不可没。

不过,工业富联似乎对员工并不大方。数据显示,工业富联全员人数在25.22万人,2018年,其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212.47亿元。据此计算,人均薪酬约8.4万元,月均收入约7000元。

比较之下,则富足得多。工业富联高管薪酬中,年薪上百万的高管有6位,其中前董事长陈永正以429.75万年薪居首,其次为年薪371.6万元的总经理郑弘孟。

研发投入超小米

工业富联年报显示,过去一年通信网络设备销售收入为2591.54亿元,同比增长20.82%,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从2017年的60.75%上升至62.76%,毛为11.07%;云服务设备销售收入为1532.24亿元,增长27.27%,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从2017年的34.10%上升至37.11%,毛仅为4.17%;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营收为51.87亿元,同比减少46.33%,毛利率为32.55%。

针对营收取得的增长,工业富联称主要系在通讯网络设备和云服务设备领域相关业务的增长所致。现金流的大幅上升则是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增加所致。

据此,工业富联决定,以 2018 年度利润分权登记日的总股本为基数,向全体每 10 股派发现金红利人民币 1.29 元(含税),派发现金红利总额人民币25.41亿元。

不过,工业富联的客户和供应商却高度集中。2018年,前五名客户销售额3100.8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 75.10%。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额1221.1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 47.45%。客户集中也成为工业富联提到的面临的风险之一。

2018年,工业富联累计研发投入89.99亿元,同比增长13.43%,研发人员为2.32万人,占公司总人数比为9.2%。

以工业互联网标榜的工业富联一直有“全球最大的代工厂”之称,小米在去年上市时,其标榜的科技属性也备受质疑。从研发投入上来看,工业富联正在极力摆脱代工厂之称,过去一年,其在研发上的投入已经远超小米的58亿元。

工业富联称,在工业互联网的关键驱动技术领域——产业5G化及智能化取得一系列突破,具体包括5G通讯网关、边缘计算服务器、高性能计算和智能数据中心、传感器、智能控制器等。

行情转暖,可转债正股暗藏博弈机会

  随着行情转暖,去年一度出现大面积破发的可转债也纷纷上涨到了100元面值之上,新发行的可转债申购也十分火爆,中签率之低几乎可以和新股相媲美。对于价格超过100元的可转债来说,价格的涨跌和正股的波动密切相关,低风险的投资机会已经逐渐消失;但与此同时,部分可转债对应的正股博弈机会,也正在酝酿中。对发行可转债的上市公司来说,尽管可转债的票面利率远低于一般贷款利率,但促进可转债持有人在到期前转股,仍是比还本付息更有利的选择。因此,站在上市公司的角度,想方设法促进可转债转股的实现,是符合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其中蕴藏正股博弈机会值得高度关注。

  在正股股价低于可转债转股价的情况下,可转债持有人转股无利可图甚至会出现巨额亏损,转股卖出不如直接抛售可转债或继续持有。因此,上市公司为了促进转股,必须想方设法让正股价格超出转股价。实现这个目的有两种方式,一是正股价格上涨,直至超过转股价;二是通过下调转股价,使之低于正股价格。在熊市中,正股相对大盘走出独立上升行情难度较大,甚至可能功败垂成、吃力不讨好,选择下调转股价是比较直接简便的方式,一次不行还可以两次、三次,像蓝色光标(300058)就曾经在2017年到2019年三度下调转股价,从14.95元下调到4.31元,下调幅度超过七成;海印股份(000861)也在2018年和2019年两度下调转股价,下调幅度超过四成。虽然下调转股价相对比较简便,但却因此增加了转股的数量,不仅会进一步摊薄原有股东的持股比例,还会加大转股之后二级市场的抛压,对股价形成压制;此外,过大幅度的下调转股价,还容易给市场一种上市公司“十分缺钱”的印象,不利于股价表现,这些对上市公司及大股东都是负面的影响,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上市公司不会轻易下调转股价来促进转股。

  即使上市公司有意下调,还需要通过两大考验:一是每股净资产的考验。一般来说,转股价的下调不低于最新一期的每股净资产,除非上市公司出现亏损,否则每股净资产出现下降的可能性不大;加上发行可转债的公司在发行时需要符合较高的财务指标要求,突然间出现大幅亏损导致净资产骤减的概率较低,因此每股净资产某种意义上成为转股价下调的底线,限制了下调的空间。而第二个考验则是股东大会,如果转股价下修幅度过大,可能会遭到股东大会的否决,此前就有民生银行(600016)和众兴菌业(002772)下调转股价的议案被否决的案例。因此,即使上市公司下定决心要下调转股价,也面临着双重制衡,并非能够随心所欲“一降到底”。

  正因为如此,主动下调转股价的上市公司并不多,更多的是通过正股股价的上涨来实现。特别是在市场熊转牛之后,正股股价的上涨面临更好的外部环境,投资者风险偏好提升也有利于上市公司释放利好推升股价。在2015年的牛市中,就有许多原本被认为转股价下调空间有限、转股难度极大的大盘股最终成功实现了转股,如深圳机场(000089)、中海发展等。而对于股价弹性大的中小市值品种来说,牛市中让正股价格上涨超越转股价,更是比较容易达成的目标。因此,在上市公司意愿高、外部环境配合度高的情况下,目前已经进入转股价、正股价格大幅低于转股价的品种,都有希望通过价格上涨来完成公司希望的转股目标。笔者认为,参与此类品种的博弈需要重点关注以下几个指标:

  一、现价和最新转股价之间的差距。这个指标比较直观体现了现价到转股价所需要的上涨幅度,理论上差距越大,潜在的上涨空间越大;但如果差距过大的情况下,特别是可转债剩余年限不长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反而可能下调转股价,缩小二者之间的差距,也压缩潜在的上涨空间;

  二、可转债的剩余年限。剩余年限越短,意味着上市公司运作转股的时间越少,促进正股股价超过转股价的目标难度就越大,具有更大的迫切性,主动推出促进股价上涨利好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反之,如果剩余年限较长,上市公司暂时选择“无为而治”,等待整体市场上涨带动股价“水涨船高”的可能性就越大;

  三、回售触发条件。如果可转债进入回售触发期之后,按约定股价连续低于回售触发价一段时间,可转债持有人可回售给上市公司,要求其还本付息,这显然是上市公司所不希望见到的。因此,股价如果持续低于回售触发价,可密切关注其股价上涨的潜在机会;

  四、市净率。每股净资产可视为转股价下调的最后一道防线,市净率越低的品种,受到转股价下调冲击的可能性就越小,也更有可能出现正股股价上涨的情形。

  除了上述四大条件外,投资者针对正股的基本面和估值也需要进行研究,结合最近两年股价的涨跌幅进行判断。在符合现价上涨10%以上才超过转股价、剩余年限低于3.5年的可转债对应正股中,笔者选择部分品种作为观察对象,包括:格力地产(600185)、九州通(600998)、洪涛股份(002325)等。

  附表:部分到期日较近且低于转股价的正股

  需要指出的是,可交换债和可转债虽然都有正股和转股价,但前者发行主体并非上市公司而是公司的股东,促进转股的意愿远比可转债要弱,甚至很大程度上只是这些股东低息融资的工具。对于可交换债对应的正股,不可简单套用前述模式进行买卖。

相关热词搜索:百老汇,摇滚,音乐剧

金瑞期货营改增让REITs盈利难?有产品连续两年业绩靠补贴

股票配资浙嘉配资汇诚行任命王芳为技术总监 不持有公司股份


Copyright 2016-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