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财经 > 正文


蓝晓科技:工业大麻CBD分离材料已形成中试规模应用案例




蓝晓科技(300487)(300487)8日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工业大麻CBD分离材料已和部分知名企业和科研机构形成中试规模应用案例,实现了小规模销售。公司将在合法合规的范围内,在已取得的技术基础上,紧跟市场动态深入开发并有序拓展市场。

北大资源股东51%股权遭司法冻结 事涉集团10亿借款纠纷

北大资源团体的欠款危机如今正愈演愈烈。

记者得悉,西藏昭融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昭融”)于近日接连两次向香港买卖所收回《对于北大资源团体有限公司诉讼状况危险提醒函》(以下简称《危险提醒函》)。信件称,北大资源团体(下称“资源团体”)拖欠西藏昭融近十亿元的欠款,且逾期始终没有出借。

“截至2019年2月14日,北京高等国民法院已经查封解冻了资源团体所持有的北大资源团体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资源控股”)51%的股权。”信件示意,假如日后西藏昭容请求处理查封股权,将间接招致北大资源控股权的变更。

工商登记材料显示,资源控股通过香港方正资讯有限公司间接控股香港上市公司北大资源。

截至目前,北大资源(0618。hk)尚未披露北大资源团体的涉诉以及股权解冻的相干状况。资源团体的此次借款纠纷能否会触及上市公司北大资源,仍有待视察。

欠款近十亿逾期未还

“我司曾于2015年时期向北大资源团体供给近十亿元国民币的借款,借款期限1年。但资源团体逾期未能出借。”西藏昭融在往年2月13日向香港买卖所提交的危险提醒函里写道。

工商登记材料显示,西藏昭融成立于2001年5月份,其前身是上海圆融担保租赁有限公司,2014年8月份称号变更为如今的名字。

西藏昭融法人代表为仇国庆,股东上海招强贸易开展有限公司持股70%,上海田笙贸易开展有限公司持股30%。

西藏昭融示意,资源团体间接持有北大资源38。5亿股股票,公司担忧资源团体通过资源控股处理北大资源股权的方法,废弃对北大资源的控股权或通过其余支配变更对北大资源控股权的持有构造,进而完成回避债务的不良目标。

“若资源控股处理其所持北大资源的股权,将间接招致北大资源控股权的变更或稳固,甚至影响北大资源的稳固经营,引致北大资源股权动摇,进而伤害北大资源众多投资者的非法权利。”西藏昭融示意,为保护全部中小投资者的知情权,公司恳请买卖所关注并阻拦资源团体可以做出的,对北大资源控股权的不当支配,敦匆匆北大资源及时将资源团体涉诉状况告诉投资者。

记者查问香港买卖所民间网站,未发明对此份信件的相干回应文件。截至目前,北大资源也尚未对资源团体的涉诉状况进行披露。

不过,值得注重的是,西藏昭融在第二份危险提醒函里示意,截至2019年2月14日,北京高等国民法院已经查封解冻了资源团体所持有的北大资源团体控股有限公司51%的股权。

天眼查材料也显示,资源控股股权已受到司法解冻,被履行人为北大资源团体有限公司,履行法院来自北京市高等国民法院,履行告诉文号为(2019)京民初5号。

“本金加上守约金如今已经超越15亿。”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之所以两度向港交所发送危险提醒函,重要是因为上市公司领有北大资源团体的中央资产,担忧其回避债务转移资产。

资金压力伟大

从时光节点看,西藏昭融提交的两份危险提醒函已经过来月余时光,然而北大资源并未就此事触及的相干状况进行披露。

北大资源在2月19日宣布的侧面盈利预报显示,公司估计2018年综合溢利同比涨幅超越50%。北大资源方面示意,获得如此成就重要是已售物业面积大幅增添及团体物业产品品德晋升带来的毛利率连续改良。

易居钻研院智库中央钻研总监严跃进在接收有关媒体记者采访时曾示意,北大资源与传统地产企业不太一样,如今销售的重要是本来的土储;但其同时指出,拿地范围不增添,也可以是北大资源面临着资金方面的压力。

尽管北大资源业务浮现恶化迹象,然而股价依然走势低迷。Wind资讯数据显示,近一年时光,北大资源股价跌幅靠近50%。

北大资源不被资本市场看好能否与其居高不下的负债率有关不得而知,不过,其高额负债确实隐忧重重。

2018年上半年,北大资源有息借款高达188亿元,其中须于一年内出借的短期债务为152。45亿,须2至5年内出借的债务为35。55亿元。也就是说,其一年内须要出借债务占比高达81。1%。

截至2018年6月30日,北大资源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受限制现金合计43。19亿元,相较于2017年底的63。05亿元降落31。50%。43。19亿元的现金流只可以掩盖北大资源152。45亿短期债务的28。33%,换言之,北大资源仍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

有市场剖析人士以为,北大资源负债高企重要与其高溢价拿地有关。

以东莞为例,2016年9月22日,北大资源以总价34。3亿元夺得黄江宝山社区地块,折合楼面地价25264。46元÷平方米,地块的最终溢价率高达662。22%。

这是北大资源在东莞拿下的第二宗地王,第一宗为2016年8月4日夺得的樟木头地王,该地占空中积仅0。96万平方米,成交总价3。18亿,楼面价高达13298元÷平方米。在2016年东莞十大地王名单上,北大资源就独占两席。

转手青岛名目无人接盘

资金急需解渴的北大资源也曾将名目出手套现,不过停顿并不顺利。

北大资源曾在2018年12月份宣布布告,挂牌出让青岛博雅置业有限公司70%股权及债权。

值得注重的是,本次北大资源将该名目标挂牌价定为12。2亿元,包含青岛博雅70%股权价钱为9100万元以及标的公司欠北大资源团体的11。3亿元债务。

假如该名目可以得到顺利发售,北大资源团体将获得11。3亿元的资金,这对于身处债务纠纷的北大资源团体来说,或者能解其当务之急。

然而该名目标发售却始终并不顺利。

2019年1月24日,北大资源宣布布告称,因为在投标期截止前未征集到动向受让方,投标期截止日将由2019年1月23日延伸至2019年1月30日,并将每5个任务日为一个周期延伸,直至征集到动向受让方或公司作出进一步抉择。

记者登录上海结合产权买卖中央发明,截至目前,该名目仍未征集到受让方。

“咱们只接收客户投诉电话,咱们也不晓得指导电话。”3月18日,记者拨打资源团体地下电话,一位前台人员示意其无相干担任人联络方法,也无法联络。

态℃

出品 |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

共青团地方的微博收回后,视觉中国被质疑声包围了。

诸如百度、苏宁等各家企业都在视觉中国网站上搜出了本人的logo图,而全景网上还被搜出前国度指导人头像并标价出售。

目前,视觉中国与全景网都曾经无法翻开。

一张“黑洞”照片引发的血案

明天本是视觉中国3.88亿股限售股上市流通之日,以昨日28元/股算,解禁市值逾百亿元,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55.39%。

关于视觉中国以及视觉中国的股东们来说,这本应是开心的一天。但由一张“黑洞”照片引发的危机,推倒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让这家公司站在风口浪尖上。

4月10日晚,首张黑洞照片在六地同时发布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而这张照片还引爆了另一个话题,黑洞图片在“视觉中国”上被打了版权信息——“版权一切:1995-2019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的开创人柴继军曾在冤家圈宣布声明称,黑洞照片是视觉中国经过协作同伴取得的编辑类运用受权,该图片受权并非独家,且被要求只能用于编辑用处,未经答应,不能作为商业类运用。

据三言财经报道,其与视觉中国客服停止了沟通,客服表示该照片“版权属于欧洲北方地理台,视觉中国是代理著作权”,并表示运用该黑洞照片需求付费购置,旧事传达800,商业用处需求请求,价钱在3000以上。

更严重的成绩随后迸发。

黑洞照片版权成绩爆出后,共青团地方微博爆出在视觉中国里发现了标注了版权一切的国旗和国徽的图片。这引发了全行业的声讨,包括百度在内的多个企业都发现本人的logo成为了视觉中国的版权作品。

经纬中国开创人张颖转发微博称:“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的,但归根结底是视觉中国的。”

一工夫,视觉中国堕入成立以来最大的言论和信誉危机。

4月11日下午,视觉中国紧急将图片阐明改成了“此图片是编辑类图片,不得用于商业用处”,并未来源标明为欧洲北方地理台,称本人经过协作方拿到了该图片的受权,且强调了该图只能用于编辑用处。

这反而成为视觉中国基本性成绩迸发的所在:

据每日经济旧事报道,ESO在回复《每日经济旧事》采访恳求时明白表示,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团体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络过ESO,至多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自称是视觉中国代表的人联络过ESO。

言论哗然:这是光秃秃地在冒充版权。

4月11日晚间,天津市网信办连夜约谈视觉中国并责令视觉中国网站立刻中止传输相关信息,采取措施消弭恶劣影响。紧接着,视觉中国在微博宣布致歉信称,将承受广阔网民和媒体的监视批判,片面配合监管部门彻底积极整改。

12日,国度版权局发文指出,图片版权维护将归入“剑网2019”专项举动。国度版权局表示,注重图片版权维护,依法维护著作权人合法权益,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标准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益。"

目前,视觉中国官网曾经无法翻开。与它一样无法翻开网站的,还有另外一家相似的公司—全景网络。

据每日经济旧事报道,全景网络旗下的“全景”平台,不只将国旗、党旗、党徽图案停止售卖,并且将多位前国度指导人的肖像等图片停止售卖。该平台的运营方为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股份无限公司,股票代码834877,简称全景网络。

每日经济旧事报道表示,“全景”网站下面国旗、党旗、巨人肖像等图片信息当中的受权答应,明白写着“未获得模特肖像权或一切物权受权”或“未知’,但仍可在线领取,“规范受权”价钱从200-1000元不等,“完好受权”有1500元、3000元两种价钱。

视觉中国和全景们靠什么赚钱?

天眼查数据显示,视觉中国主体公司为视觉文明开展股份无限公司,该公司法律诉讼有135条,其旗下两家公司汉华易美触及法律诉讼4011条,华盖创意触及法律诉讼8000余条,三家公司触及纠纷案件共12000余条,其中案由绝大局部为起诉别人公司作品侵权。

群众对视觉中国们的版权成绩争议由来已久。

地下材料显示,视觉中国创建于2000年6月,是一家视觉影像产品和效劳提供商。其中心业务板块为“视觉内容与效劳”、“视觉社区”和“视觉数字文娱”,同时拥有中国最大的视觉内容互联网版权买卖平台。

依据视觉中国在财报中的披露,视觉中国与“版权视觉内容”的消费者签署代理协议,取得内容的分销权,运用者经过视觉中国平台付费取得版权内容的运用受权,内容消费者取得按协议商定的分红。

依据媒体统计,视觉中国2014年至2017年营收辨别为3.9亿、5.43亿、7.35亿、8.15亿。依据最新一期发布的2018年三季度财报中显示,营收2.20亿元,同比增长11.49%,净利润0.83亿元,同比增长24.00%。

其中,占上市公司总支出81.81% 的公司中心主业:“视觉内容与效劳”完成营业支出5.73亿元,同比增长34.48%,净利润2.23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43.74%。“视觉内容与效劳”类支出包括版权方面的营收,重要性也显而易见。在去年年7月,张颖就曾对视觉中国的版权成绩发起过质疑与鞭挞。

张颖称,视觉中国开发了一个零碎,有组织地大范围搜索未受权忽略运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然后漫天开价的要求巨额赔偿,通常一个小忽略一张图片也不承受删除,直接讨取几十万人民币的天价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并对这种商业形式冠以“讹诈”二字。

他以为,从该公司支出角度来看,听说“战果颇丰”。“侵权的确不应该,但这种漫天要价的商业形式更不应该,如今还变成了这家公司的中心商业形式,也是好笑了。”

张颖所说的”视觉中国开发了一个零碎“就是鹰眼追踪技术。财报显示,该零碎可以追踪到公司拥有的图片在网络上的运用状况,更好地锁定潜在的客户并满足其需求,完成精准营销,大大降低了获客本钱,完成客户数量大幅增长。报告期内,公司经过“鹰眼”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有超越84%的增长;经过“鹰眼”新增年度协议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越54%。

张颖的一番话也直接的提醒了视觉中国们的赚钱门道。

这种商业形式从法律层面而言似乎并无不妥。但是,即便抛开对其“敲诈”的指控,视觉中国和全景网络能否真的拥有本人所声称的图片版权?

冒充版权的锅都是摄影师的?

在被共青团地方微博指出国旗、国徽照片版权成绩后,视觉中国于昨晚发布了声明。

声明中称,国旗、国徽等不合规图片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为此深表歉意!其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置,并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继续性的增强审核,防止相似状况发作。

对此声明,网友并不买账,以为这是视觉中国将锅甩给签约供稿人。

相关热词搜索:将在基础上

04月08日上海金交所Ag99.99价格0.00

又现“乌龙指”!手一抖,损失近477万元!


Copyright 2016-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