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投资学院 > 正文


“牛股”兴齐眼药被问询 2018年营业成本大幅上升原因何在




兴齐眼药是近期市场当中的明星品种。该股在4月10日至5月9日的19个交易日当中收出14个涨停板,其中更是在4月15日至4月26日连续呈现出10涨停走势。从4月10日至今,兴齐眼药最大累计涨幅达到271.96%。

虽然兴齐眼药的二级市场股价涨势如虹,但是其2018年经营业现却并不理想。5月14日,深交所向兴齐眼药下发了年报问询函。

营业成本大幅上升原因何在?

兴齐眼药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是3.6亿元和4.3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17%和19.78%,但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是3943万元和1365万元,同比下降27.34%和65.37%;2018年销售净利润率分别是10.95%和3.17%。2017年和2018年营业成本分别同比上升11.69%和27.06%。

有鉴于此,深

交所要求兴齐眼药结合成本明细构及其变动情况,说明公司在2018年营业成本大幅上升的原因, 以及与收入变动走势的匹配性。此外,深交所要求兴齐眼药结合公司业务模式、盈利模式、下游客户需求、毛利率、成本构成等情况,分析说明公司近两年营业收入增长而净利润持续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净利润连续下滑与所处行业整体走势是否一致,下滑走势是否具有持续性,并说明公司针对销售净利润较低情形已采取或拟采取的应对措施。

2018年年报显示,兴齐眼药在第一至第四季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892万元、1.13亿元、1.35亿元和9423万元,分别实现净利润-255万元、67.68万元、1507万元和46.2万元。鉴于兴齐眼药各季报度经营业绩波动幅度较大,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在第二季度净利润实现扭亏为盈,第四季度又出现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其合性。

2018年,兴齐眼药销售费用1.93亿元,占报告期营业收入的44.85%,销售费用同比增长44.51%,而公司营业收入增幅只有19.78%。因此,深交所要求兴齐眼药结合公司销售业务模式、销售费用明细构成、行业特征、同行业可比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增速及其与营业收入增长的匹配性等,分析说明销售费用和营业收入增长及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股价大涨  股东及董监高人员减持引关注 

今年4月以来,兴齐眼药二级市场股价大幅上涨,最大累计涨幅已经超过270%。与此同时,兴齐眼药披露了持股5%以上股东及董监高人员拟减持的消息。

4月17日晚,兴齐眼药披露称,持股5%以上股东LAV拟自减持计划公告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6个月内以大宗交易、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378万股,本次拟减持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4.59%。LAV减持的原因是基于资金安排需要。

之后,兴齐眼药又于4月26日晚间公告,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张少尧拟减持公司不超0.15%股份;董事、副总经理高峨拟减持公司不超0.3%股份。

浙江瑞安农商银行被骗5500余万元 嫌犯国外逃亡三年后投案自首

本站讯银行消息 5月9日,和讯银行自裁判文书网了解到,好汉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雷犯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一案在瑞安市人民法院宣判。


    判决书显示,王某雷提供虚假购销合同、编造虚假资金用途等手段,在没有自身资产做抵押的情况下,多次骗取浙江瑞安农商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和承兑汇票合计人民币5514.12万元。

  经法院审理查明,好汉集团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1亿元。2013年3月份至9月份,好汉集团法定代表人王某雷在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提供好汉集团与多家公司及个人之间的虚假购销合同,并编造虚假资金用途,以好汉集团的名义多次向浙江瑞安农商银行申请贷款和承兑汇票合计人民币5514.12万元。其申请流动资金贷款4笔,合计2160万元;承兑汇票7笔183张,金额敞口共计3354.12万元。

  之后,好汉集团资金链断裂,王某雷于2013年9月潜逃国外导致上述贷款和承兑票据逾期未还,直到2016年6月,王某雷主动回国投案自首。王某雷归案后,曾两次协助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两名。

  2018年6月4日,王某雷与浙江瑞安农商银行达成和解协议,截至当日,王某雷已经偿还上述款项1668.73万元,并约定将剩余的3845.39万元分期偿还。王某雷辩护人表示,王某雷有一定的偿还能力,尚有应收货款2600余万元。

  瑞安市人民法院认为,好汉集团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票据承兑,给银行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王某雷作为主管人员,其行为均已构成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但与涉案银行已经达成和解,可从轻处罚。瑞安市人民法院判处好汉集团罚金20万元;王某雷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10万元。

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恋爱”生意

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为了一张“生产证”,博郡汽车照旧找一汽夏利谈了这桩“恋爱 现货配资 ”生意。4月29日晚,一汽夏利公布通告称,拟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装备等资产欠债出资,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现金出资,双方在天津建立合资公司,生产新能源车型。对于双方的投资占比,一汽夏利却并未在通告中举行披露。


  早在半个月之前,《逐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曾向博郡汽车董事长、CEO黄希鸣求证是否会寻找一汽夏利代工,其时黄希鸣并未对此举行否认,并笑着说了句“我们现在在跟许多车企谈代工”。现在回过头来看,一切早已成定局。


  一汽夏利的无奈选择


  回望一汽夏利最近两年的行为,会发现这次选择与新造车企业博郡汽车建立合资公司,实属无奈之举。


  在昨天晚上公布的通告中,一汽夏利就显得有些“委屈责备”。与博郡汽车神秘现金出资额相比,一汽夏利一口吻押上了自己“与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装备等资产”欠债出资。可以说,除了这些,一汽夏利真的没有什么像样的资产拿得脱手了,现金更是没有。


  或许为了证实自己真的“贫无立锥”,一汽夏利选择在宣布建立合资公司的统一时间宣布2019年一季报。今年一季度,一汽夏利营业收入约为13.49亿元,同比下滑64.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约1.99亿元,同比增加10.75%。雪上加霜的是,停止2018年12月31日,一汽夏利流动欠债高于流动资产约13.3亿元,资金链十分重要。


  业绩连连“爆冷”,让一汽夏利在和博郡汽车的这场“恋爱”博弈中处于下风。一汽夏利昨晚公布的通告,尽显“低姿态”。如,双方在建设合资公司后,合资公司将只管多的聘用一汽夏利员工。一汽夏利曾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停止到2018年尾,一汽夏利共有3860名在职员工,应付职工薪酬期末余额约为1.75亿元。


  此外,多年来闲置的产能,已经让一汽夏利疲劳不堪。2018年,一汽夏利累计销量约1.88万辆。时间再往前推到2017年,一汽夏利累计销量约为2.71万辆。资料显示,一汽夏利具备年产30万辆整车的生产能力。


  业绩亏损、闲置产能……太多的因素综合下,一汽夏利只能另辟蹊径“自救”,这也是其多次失败后的最优选择。2017年11月,一汽夏利公然征集受让方未果。随后,一汽夏利甚至连洗碗机、打印机、空调、电脑这样的装备也举行了转让。


  失去接盘的指望,或许只是为了等来悉数押宝与博郡汽车建立合资公司的那一抹蔚蓝。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服务点牛股配资

实战:为什么我要对微商肃然起敬?跟着微商学战略

网鱼网咖要上市 王思聪图什么


Copyright 2016-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