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期货现货 > 正文


安徽水利:融资净买入140.98万元,融资余额4.72亿元(07




安徽水利融资融券信息显示,2019年7月1日融资净买入140.98万元;融资余额4.72亿元,较前一日添加0.3%。

融资方面,当日融资买入1421.06万元,融资归还1280.07万元,融资净买入140.98万元。融券方面,融券卖出0股,融券归还0股,融券余量1.29万股,融券余额6.17万元。融资融券余额算计4.72亿元。

安徽水利融资融券买卖明细
安徽水利历史融资融券数据一览

1200亿美元IPO承诺分崩离析,Uber还能挣扎多久?


【猎云网】5月17日报道


去年9月,包括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在内的华尔街大投行向Uber的高管抛出了橄榄枝。
银行家们估计了Uber的市值,所有报告的估值几乎都徘徊在一个特定的数字上:1200亿美元。
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银行家们称这一数字可以让投资者们相信,在Uber上市后,Uber是值得购买的。知情人士说,Uber的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和首席财务官Nelson Chai听取并讨论了

这些报告的内容。然后,他们请了摩根士丹利和高盛集团来协助公司上市,并有效地完成了1200亿美元的估值计划。
九个月后,Uber的价值大约是这个数字的一半。上周,这家共乘巨头以每股45美元的价格上市,此后跌至41美元左右,最后Uber的市值定为690亿美元,并正式成为为自1975年以美元计算的ipo以来损失最大的股票。
Uber的报价如何转变成一些人现在公开称 上海期货交易所鑫东财配资 为的“火车失事”,原因始于银行家们发行的1200亿美元的股票。去年公布的1200亿美元激起了人们对Uber狂热,也就是人们认为Uber很快成为美国最大的上市公司——甚至超过了Facebook,后者在2012年以高达104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
但对于Khosrowshahi和Chai来说,这1200亿美元的数字将Uber的IPO进程进入管理预期的一个练习。知情人士说,一些已经以较低价格持有Uber股票的大型投资者,反对以如此高的价格购买更多的优步股票。他们对Uber的投资兴趣进一步受到Uber在拉丁美洲等地区的严重亏损和增长放缓的影响。Uber还必须应对一些不可预见的因素。
这一结果对所有参与Uber IPO的人提出了一系列尖锐的问题,包括从Khosrowshahi先生和Chai先生到摩根士丹利、高盛和美国银行等主承销商。虽然Uber从IPO中筹集到81亿美元,并为早期投资者和创始人获得数十亿美元的回报,但对于一个运输巨头来说,本应是一个高光时刻却成了一个尴尬的时刻。
这种影响的程度在一段时间内可能还不清楚,现在判断Uber最终会在市场上如何发展还为时过早。但是,正如许多其他打算今年上市的相关科技公司,包括食品快递公司Postmates和房地产公司Wework,他们将不得不在曾经火热、现在可能被Uber压制了这份热情的IPO市场之中作斗争。
“Uber今天收盘的市值为690亿美元,这是一个新的残酷现实,”Menlo Ventures的合伙人Shawn Carolan表示,该公司早些时候进行了投资。但他补充说,Uber的高管现在有“向我们展示他们所能做的事情的机会”。
Uber、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的代表拒绝对此事件置评。
多年来,Uber一直是投资者的宠儿。作为一家私人控股公司,它从Benchmark和GV等风险投资公司、富达投资等共同基金公司以及软银等公司那里获取足够的资本。它的估值从2011年的6000万美元飙升至8月的760亿美元。

黄金期货鑫东财配资股价连续17个交易日跌停 *ST新海大股东违规占用资金5.58亿元

5月27日早盘,*ST新海股价再次跌停,这已是公司股价连续第17个跌停。根据公司公告,经自查,公司大股东及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5.58亿元,向新能源汽车子公司疯狂输血。对此,中小股东用脚投票,否决了公司2019年的关联交易。

  关联方违规占用资金5.58亿元

  5月21日晚间,*ST新海发布《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明确承认存在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且未履行审议程序和披露义务。

  4月30日,公司披露了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审核报告》,年审会计师认为公司现大股东及其附属企业存在对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 配资通 占用,期末余额合计5.58亿元,该资金往来不符合相关规定。而最新的对交易所的回复公告中,公司承认了相关企业与大股东的实际控制和管理关系。

  这些关联方有陕西通家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广州通家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通家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和苏州海竞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张亦斌为海竞集团实控人,其合计通过控制的企业持有陕西通家70.70%股份和表决权,委派5名董事,在陕西通家董事会拥有多数表决权,为陕西通家实际控制人。而陕西通家持有陕西通家销售、广州通家销售、深圳通家销售 100%股份。

  “财务资助”难自圆其说

  在最新的回复公告中,*ST新海称与陕西通家及下属公司的资金往来事项,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规范运作指引》中的财务资助,不属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

  然而,根据交易所规定,上述资金的使用,公司应提交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公司未履行审议程序和披露义务。

  此外,公司否认资金占用,并称相关行为属于“财务资助”,但最终无法自圆其说。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规范运作指引》第7.4.5条规定:“公司为参股公司提供财务资助的,该参股公司的其他股东原则上应按照出资比例提供同等条件的财务资助。” 然而自查结果显示,陕西通家其他股东未能提供同等条件的财务资助。海竞集团在入股陕西通家后,也未向其提供借款。

  为尽量挽回损失,公司已要求陕西通家结合以前年度国家补贴清算审核公示、国家补贴预估到位情况、地方政府补贴拨付情况、经营性回款和融资安排等资金来源制定了《资金偿还计划》,具体如下: 2019年9月30日前,归还金额不低于借款余额的 50%;2019 年 12 月31 日前,借款全部归还。同时上述借款均根据实际使用期限,按不低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利息。

  两项议案遭股东会否决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表房押配资

“中国神船”来了!8家上市公司同日公告:南北船正谋划战略性重组!南北船兼并指数已下跌50%

最后一页


Copyright 2016-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