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期货现货 > 正文


PPP融资现状调研:银行放贷谨慎 专项债、证券化乏力




本报记者黄斌北京报道

经历过两轮整顿后的PPP项目融资,目前依旧处于融资较为困难的阶段。

“如果包括政府提供可行性缺口补助的项目,那幺大约60%以上的项目属于政府付费类项目。”4月23日,中资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英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银行在考察项目时,首先会考虑政府的财政实力,而目前地方政府显性债务和隐性债务都比较高,并且对于PPP项目的政府付费责任是否属于政府隐性债务,目前看法并不一致,银行的态度较为谨慎,融资环境一时半会儿不会有太大的好转。”

2014年、2015年间,国务院、财政部、发改委接连发文力推PPP模式,各地加速上马PPP项目,在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加持下,在短短数年间成为全球的PPP市场。财政部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管理库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1月31日,全国共有入库项目8787个,入库项目金额达到13.28万亿元。

不过,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PPP项目中的政府付费类项目占比过高,可行性缺口补助类项目某种程度上也是政府付费项目,导致财政支付压力过大,成为隐患。过去两年里,财政部先后发布《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和《财政部关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等文件,这些文件成为约束PPP乱象的重磅文件。

“在经过前两年的整顿后,PPP项目正朝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未来PPP融资可能会有边际好转。”4月23日,西南某大型国企PPP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经过整顿,入库项目质量有所提高,符合银行要求的项目可能会越来越多,且PPP项目较原来有所减少,加上目前资金成本有所下行,融资环境会比之前好一些。”

银行谨慎放贷

一直以来,银行都是PPP项目的“出资主力”,但在经历整顿后,银行对PPP项目颇为谨慎。

“如果对PPP政府付费项目是否属于隐性债务达成一致,可能对PPP项目发展会有较大促进作用。”张英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PPP经过两次较大的整顿,目前PPP项目在数量上没有太多增量,基本上处于消化前期项目的阶段,但PPP项目融资整体依旧较难。”

他的看法,在银行人士处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验证。

“在政策上,总行是支持我们去做PPP融资的。近年来总行不断下放分行授信审批权限,分行可自行审批PPP项目数增多。”华东地区一位股份行分行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但另一方面,总分行从风险的角度考虑,对项目的各方都提出不少要求。”

“首先,PPP项目要纳入国家的项目库,这本身就不容易;进入项目库后,我们还会对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有要求,比如要达到200亿、百强县等;施工方上,我们基本上都要求是央企,因为PPP项目的偿债资金是项目现金流,项目存续期又比较长,如果项目没过多长时间出现塌方,或者需要维修,现金流将覆盖不了成本。”该股份行人士描述该行的要求时说,“此外,还要求项目本身要拥有净现金流,如果不能有净现金流,就要找担保方对现金流做差额担保。”

无惧经济下行压力,这四大朝阳产业却正值好时光!

现在天下经济都在放缓,中国经济也遇到了新的下行压力,斜阳西下,却另有许多行业正迎来向阳好时光。

文:本刊记者 朱冬  

周六早上10点,位于北京郊区房山的训犬师李璟,例行在自家院子里举行训犬视频的拍摄,每次教学的内容差别,近几周主要是围绕春季常见宠物疾病预防和保健。视频录制完成后,由专业剪辑师举行后期处置惩罚,公布在直播课堂。李璟的粉丝群主要是养狗的宠物主人,现在已经近30万人。

作为中国农业大学的兽医硕士、国家级宠物训导师,2001年进入宠物行业的李璟,通常每周还会在高校授课,有自己宠物寄养中央和宠物主题旅店。现在也是北京大宠科技有限公司互助训犬师的李璟说,从业以来,这个职业迎来了春天。

宏观经济连续下行,传统实业在互联网打击下元气大伤,曾经热火朝天的传统工厂成为已往式,新行业、新模式、新渠道的压力,让许多行业诉苦实业难做。

而所谓新兴行业,例如分享经济也在退潮,创业代表摩拜、ofo均在囧途,本质上只是输得惨或更惨的区别。曾经鲜明的独角兽们,泡沫破灭后险些消逝殆尽,存留下来的也面临着空前压力和转型。

而恰是在“似黄昏”的经济情况下,却正在崛起一些或是知足当下需求,或是新颖有趣,或是代表了未来趋势的向阳行业。

1、向阳工业一:不行小瞧的新农业正冉冉升起

若是你留意翻阅一下朋侪圈,会发现,那些兜销“秭归伦晚脐橙”“丹东大草莓”“苏州醉蟹”等一系列关于“家乡特产”“小时间的味道”的文章越来越多了。

不仅在朋侪圈,电商运营、超市门店里那些货真价实的有机食物和特色美食,就算是价钱略高,也备受消耗者青睐。

康健和放心的食物,成为主流家庭的追求。这也预示了新农业的新希望。

湖北洪湖“80后”杨晶回乡创业,通过互联网销售莲藕产物。除了电商销售,还通过直播农民挖藕历程,在塘埂上洗藕切藕,吸引网友围观,更是将洪湖青泥巴藕卖火了天下,年销售额已达400万!

靠新农业缔造事业的国家是以色列,作为人们印象中的沙漠国家,其农产物已占有了40%的欧洲瓜果、蔬菜市场!并成为仅次于荷兰的第二大花卉供应国。以色列普遍的农业设施实在已成尺度化生产车间,依赖高科技、低成本、商业化的运作方式,让以色列这样一个沙漠国家,以此一跃成为天下农业前线的国家。

而在一个农民可以养活155小我私家的农业强国美国,在新农业方面,尤其是科技型农业更是推陈出新。室内莳植初创公司Plenty就是美国室内农场代表之一。该公司研发的手艺是在LED灯照情况下使用高科技装备莳植有机蔬菜。占地1.2至4公顷的农场,产量已是通俗户外农场的150-350倍!供应客户是有机餐厅、会员等。Plenty已经获得几轮融资,其中包罗日本软银团体、电商巨头亚马逊首创人贝佐斯等亿级的投资。

流动性趋紧东吴人寿融资3亿缓压,换新帅银行业老将或任总裁

流动性风险,已成为保险行业难以避开的话题。

蓝鲸保险注意到,近期,东吴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东吴人寿” ,接连与苏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苏州银行” 开展同业拆借业务,两次共计融入短期资金3亿元,交易目的均指向“避免产生流动性风险”。

事实上,截至2018年4季度末,东吴人寿3个月内、1年内综合流动率分别为84.83%、87.83%,已连续两季度低于100%。对此,业内专家分析称,东吴人寿流动性已面临一定压力,而造成这一“窘境”的主因,或直指其早期万能险占比偏高的业务结构。

转型调整关口,东吴人寿也迎来换帅。2018年10月,“老将”徐建平辞任总裁一职,拟任总裁钱群出身银行业,或暂无保险行业从业经验,跨业而来,能否带领东吴人寿平稳度过转型期,也给业内留下期待。

东吴人寿流动性承压,或因早期业务结构留后患

近日,东吴人寿公告称,与苏州银行开展同业拆借业务,融入短期资金,融资余额不超过7.5亿元,交易方式为多次,交易时间为根据《关联交易管理办法》规定的交易审批机构决策之日起1年内。

早在2019年1月下旬,东吴人寿就已通过《关于和苏州银行开展7.5亿元信贷合作的议案》,如今,则是合作落地。

3月28日,东吴人寿以线上方式,从苏州银行融入2亿元,1个月内利率3.4%。此次交易,实质构成重大关联交易。从股权关系来看,东吴人寿3家股东单位,苏州国际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苏州工业园区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苏州银行10%、6.5%、6%的股权,故东吴人寿与苏州银行构成关联方。

对于融资目的,东吴人寿直言,是为进一步提升现金流的充裕度,“满足公司存量业务退保和日常经营需求,避免产生流动性风险”。

而在2月19日,东吴人寿同样以线上方式,从苏州银行融入1亿元,交易目的,亦指向“避免产生流动性风险”。

事实上,东吴人寿流动性已稍显承压。

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4季度末,东吴人寿3个月内、1年内综合流动比率分别从3季度末的67.55%、72.78%,上升至84.83%、87.83%,虽略有回升,但仍低于100%的划线。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3个月内、1年内综合比率低于100%,意味着短期内的到期资产低于到期负债,“有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同时建议该类险企,多保持货币资金持有量,调高短期资产配置比率,可通过存量资产调整,或通过新收取的保费,在进行资产配置时调整。

“如果有新业务进来的话,可以通过新的收入流入,来应付负债的流出,或者通过变卖资产的方式,尽快获得现金”,郭振华补充道。

“流动性面临一定压力”,经济学家宋清辉持有相似观点。从长远来看,其建议险企调整业务结构,通过降低短期万能险产品销售,主推中长期传统险产品等方式予以缓和,不断增加负债久期。

“这只是衡量偿付能力的一个指标,不能代表东吴人寿整体情况,只能说明流动性存在一定压力”,一位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主要还是此前业务结构造成的后患”。

上述业内人士对蓝鲸保险分析称,一般而言,寿险业务期限较长,一般在十年、二十年左右,寿险公司流动性压力并不大,但此前部分公司大量售卖万能险在内的中短存续期产品,由于此类产品的大量退保及到期,导致后期带来流动性压力。

“公司目前存量业务退保和日常经营均正常,流动性风险可控”,东吴人寿回应蓝鲸保险称,与苏州银行开展信贷合作,是双方战略合作的一部分,目前公司流动性及偿付能力均处于充足状态。

2018年亏损延续、原保费缩水6成,转型关口东吴人寿“换帅”

存量业务退保的另一面,则是现期的保险业务收入。

历年数据显示,自2012年成立以来,东吴人寿保险业务收入上行趋势明显,2014年,业务规模快速扩大,但细究来看,万能险业务贡献颇大。2013年至2015年,东吴人寿万能险业务占规模保费比重均在7成以上。

2017年,在行业整体转型趋势下,东吴人寿原保费发力,万能险业务收入缩减近半至21.72亿元,占比下降为3成。

2018年,东吴人寿规模保费从2017年的73.24亿元,下滑至39.22亿元,同比下滑46.45个百分点,其中,原保险业务收入18.94亿元,同比缩减超6成,降幅明显。

净利润方面,自2016年转盈为亏后,东吴人寿持续亏损,但亏损幅度呈逐渐收窄态势,根据偿付能力报告计算,2018年东吴人寿净亏损1.74亿元。



面对2018年原保费收入大幅下降的状况,东吴人寿回应蓝鲸保险称,鉴于寿险市场和资本市场发生深刻变化和调整,“为减少利差损,公司主动收缩规模型产品销售,其中银保趸交保费较2017年缩减了42.4亿元”。同时该公司表示,将继续深化价值转型,2018年财务亏损较2017年大幅收窄,预计2019年有望进一步改善,“努力争取2020年实现盈利”。

值得关注的是,转型关口,东吴人寿也迎来换帅。

2018年10月29日,东吴人寿公告称,接到苏州市委相关文件,因工作调动,徐建平不再担任公司总裁,总裁职权由董事长沈晓明代为行使。据了解,徐建平自东吴人寿成立伊始即“掌舵”东吴人寿,为苏州市管干部,根据苏州市委安排,另有任用。3个月后,2019年1月25日,东吴人寿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钱群同志为公司总裁的议案》,任职资格尚需取得中国银保监会核准。

“根据监管政策要求,目前正在履行任职的法定程序”,东吴人寿表示。

根据东吴人寿官网披露的高管简历信息来看,钱群现任东吴人寿党委副书记,曾任工商银行(601398)苏州分行行长、党委委员;平安银行(000001)南京分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兼任平安银行(000001)苏州分行行长、党委书记等职位。

综上来看,钱群或并无保险行业从业经验,能否如愿带领东吴人寿“整装再出发”

“地方性险企的一大共性,就是高管是行政任命的形式,在实际管理运作中,可能会不大适应保险行业的规律”,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对蓝鲸保险分析称,“若无从业经验,由非保险行业人士出任险企高管,可能还是会走一些弯路”。

在王立刚看来,银行行业是坐商制,保险行业是行商制,“经营方式、经营理念、用人理念都有区别”,但由于拟任高管出身于银行业,并不排除可将此前的一些资源带过来,帮助险企业务扩展。

“不好直观判断”,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说道,主要看拟任领导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总裁不会去做具体的事情,主要还是战略方面,能不能有一个很好的团队去执行也是关键;此外,银行业与保险业同属金融行业,是有共通性的,或能把银行的一些经验带到保险业中”。 蓝鲸保险李丹萍lidanping@lanjinger.com

相关热词搜索:项目政府

股市暴跌,如何安抚受伤的股民?

小夏论金:盈利与亏损或许只是一念之差


Copyright 2016-2019
/